快速通道 在校生 教职工 校友 考生与访客 用户通道 旧版网站 ENGLISH
校园看点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- 校园看点 - 学生天地

【情感驿站】记忆里的横山羊肉

【编者按】为更好建设学生“第二课堂”,展现我校大学生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,书写当代青年学子奉献农业、胸怀天下的情怀,党委宣传部对新闻网“学生天地”板块进行整改,拟设情感驿站、时事茶座、校园展厅、文艺花园、别样征途、中外书架,叽喳寝室等栏目(近期特别增加“抗疫岁月”栏目)。敬请广大同学关注这片属于大学生自己的天地,并投稿。投稿邮箱:xndxxbjzt@163.com。(稿件请注明姓名学院专业班级联系方式等信息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ded11461e0c74c4b88591f6a7168693a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提起横山特色小吃,最著名的莫过于横山羊肉,对于我来说,三十年成长生涯,对于美食的期许,没有什么可以和那一碗热气腾腾的羊肉相提并论,撒着葱花香菜,伴随着浓郁的肉香,直冲脑门。

小时候住在乡镇医院里,院子住的人不多,十来个人,大家感情很好,经常在一起吃饭。院长白叔叔做饭很好吃,是当地有名的美食家,他也愿意张罗聚餐,隔三差五便把医院大夫叫在一起吃饭。有一次,他买回来一只羊,肉很新鲜,挨家敲门询问,吃不吃羊肉,大家自然非常乐意,尚好的羊肉配上白院长的手艺,堪比过年才能吃到的美食。后来我才知道,这种粗放的攒局吃肉,就是横山著名的“打平伙”吃羊肉。做羊肉用的是医院厨房的大铁锅,水是院子里的井水,葱是白叔叔自己家地里种的红葱,一只羊下去,塞满了整个铁锅。

我和医院的小伙伴们第一次见这么大阵仗的做肉场面,一直徘徊在厨房门口,目不转睛地盯着铁锅,不停用鼻子捕捉着肆意飘散的肉香,不时用袖子抹去被红葱炝出的泪花——为什么我的眼里总含着泪水,因为我爱羊肉爱得深沉。肉烂自香,两个小时过去后,整个院子弥漫着羊肉的香味,白叔叔拿着大铁勺,给大家依次盛肉,连肉带汤,好吃看得见,甭提有多带劲了,吃完还可以加,直到吃的你走不动道。当时印象中最深的一句话就是“管够”,羊肉有的是,就看你有没有肚子装。

吃得最多的还是奶奶做的羊肉,奶奶非常好客,家里面老来客人,来客人最好的招待就是铁锅羊肉,做完羊肉的汤再做一盆茄子、炖冻豆腐烩菜,让人一天都心情欢畅。奶奶很会过日子,过年为了招待人,把羊肉做好后,盛在一个个瓷碗里,放在冰柜冷冻起来,客人来了便端一碗出来,蒸着吃。当时给我一种错觉,家里羊肉是吃不完,过几天就会像变魔术一样出来一碗。我和堂弟特别喜欢用蒸羊肉剩下的汤泡米饭吃,奶奶每当看见我们狼吞虎咽吃羊肉汤拌米饭的样子,感觉就像院子里的庄稼成熟一样,开心地合不拢嘴。

长大后,在家时间屈指可数,常年在外地上学,平时吃不着横山羊肉,对羊肉的情感却加深了,回忆羊肉的时间也变多了。在外上学,开学第一件事,就是问同学:“你们家羊肉管够吃吗?”同学总是会投过来惊诧的眼光:“肉不要钱吗?怎么能管够吃”,我笑了笑:“那你是没有去过横山。”听了我的描述后,同学们觉得横山人过着大口吃肉,大碗喝酒的梁山好汉生活,都想来横山做客。横山人连乡愁都弥漫着羊肉的香气,每次假期回家,我都会提前让父亲做一锅羊肉,回到家首当其冲就是要大快朵颐的吃起来,唯有劲道的羊肉,才能冲淡在外上学的疲倦,远离家乡的无奈。

工作了,成家后,开始自己做饭,曾经不敢尝试的炖羊肉,也成了拿手菜。横山羊肉是有魅力的,连从小吃菜长大的媳妇都知道了吃羊肉要管够。横山羊肉在外地做,总做不出来老家的味道,有人也尝试过,把羊肉、水和调料从横山带过去,还是不一样,缺少一股烟火气,守在单元楼里的饭桌前,远没有农家小院酣畅淋漓吃肉来的爽快。写到这里,好想回到老家,架上一口铁锅,用黑木头川的炭火,美美的做上一锅羊肉,管够的吃起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:马克思主义学院 赵星宇

编发:王妙璇

责任编辑:靳军


编辑:王妙璇

终审:靳军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